mayuyu

懒。脑洞是唯一生产力。并不高冷,只是害羞(#/。\#)

放生


Mystic×Xiye

短篇HE

OOC×3!!!

一个狗血的故事,大概就是大舅子为了工作冷落了兮夜,然后兮夜对自己也不是很自信。

BGM:放生——关心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兮夜,我出去了,不用给我留门了”mystic拿上手机钱包和钥匙,动作行云流水,头也不回地关门走掉了。

“嗯……”兮夜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,抬起头来,看到的却是已经关上的门。

最后……也没能好好看你一眼吗。

兮夜放下手机,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浴室。阵圣俊才洗完澡,浴室一片氤氲,朦朦胧胧的。空气中还有一股香水的甘甜,兮夜贪婪地吸着残留下来的味道,用手擦拭着一层水汽的镜子,望着逐渐清晰的身影,眼神坚定。

那么久了,身心都已经疲惫不堪,是时候结束了。


清晨,兮夜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箱,坐上了前往上海的早班机。

兮夜的行李不多,当初跟着阵圣俊来韩国,基本上只带了自己还有那枚戒指。

现在走了,留下的也是那枚戒指。

为什么会跟着阵圣俊回韩国呢?

兮夜也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怎么想的,WE在LPL的成绩越来越好,在为数不多的国产中单里,兮夜的地位也越来越高。

那时他和阵圣俊暧昧已久。习惯了旁边时不时投来的目光、SB AD莫名其妙的告白、还有黏在自己腰上甩不开的手。

不止一次,阵圣俊转头对他说:“兮夜,我 爱 你。”

不止一次,阵圣俊看着他的眼说:“兮夜,我 你 一起 去韩国?”

不是不回应,只是不敢。

阵圣俊那么耀眼,那么温柔,他怎么会不喜欢呢。

只不过兮夜傲娇的性子再加上不善言辞,经常让他受挫。

即便如此,阵圣俊这个死心眼也没有放弃,不依不饶。

当他们终于击败了那只最强的队伍,拿到告别已久的冠军时,那晚庆祝,喝多了的兮夜脑子闪过一个念头:万一呢?

借着醉酒,扯着阵圣俊到了顶楼,小小的身子在冷风中显得格外廋弱,他踮着脚,紧抓着阵圣俊胸前的队服,企图和面前的人对视。

“SB AD!你! 你,是认真的吗!?”

只觉得发烫的双颊被一双冰凉的手捧住,无法避免地对上了阵圣俊的眼,他说:“真的!兮夜!我爱你!”

眼前阵圣俊的脸渐渐放大,接着,感到嘴唇一片湿润。

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眼花,那一瞬间,兮夜觉得阵圣俊看着他的双眼,仿佛和背后的星空融为一体。

那晚,兮夜正式和阵圣俊在一起了。

在人前,牵手、拥抱来得更加自然。
但兮夜还是会被半夜摸黑爬到自己床上来的SB AD吓一跳。

被蒙在鼓里的队友们只觉得自家的双C关系好像更好了,对于condi偶尔调侃的“你们恋爱的酸臭味越来越浓了啊”,兮夜也是一笑而过地默认了。

再一次觉得自己脑子进水,是在他们合同都快到期时。

兮夜半夜蜷缩在床上,摸上来的SB AD从背后将他抱住,两个人紧紧相贴。阵圣俊在他耳边魅惑着:“兮夜,你 我一起去韩国。好不好?”

SB AD紧紧抓着的手突然松开,然后指尖感觉到了金属专有的冰凉质感,阵圣俊将一枚银色的戒指戴到他无名指上。
十指相扣,两枚戒指交错所引发的细微触感传到了苏汉伟的身体,直达大脑中枢。

他转过身,笑着说:“好”
然后阵圣俊吻去了兮夜脸上的泪。

WE双C合同到期后同时离开,对这支队伍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。

外界都在抱怨兮夜背叛WE时,队友们却表示担心。

“小伟,你不会真的要跟大舅子跑了吧?去韩国语言不通,人生地不熟的,你不会被卖了吧!?”

“滚!那个SB AD敢卖我?!”嘴上这么说,但收拾行李的苏汉伟脸上却带着微笑。

condi在看到兮夜手上那枚戒指后,没说什么就走开了。

刚到韩国时队伍不好找,兮夜虽然是LPL有名中单,但水平依然有限。在加上语言不通交流不便,许多队伍都拒绝了阵圣俊AD绑定中单的要求,最后,兮夜只能在同一个队伍里当一名小小的替补选手,全能的那种。

和赵志铭联系时,粗森还不忘嘲讽他一番:“兄弟,我们国产第一中单怎么去了韩国,和我一样变成了全能替补?”

“别,我现在很失落。”

“讲真的,不行就回来吧,胖将军羊驼他们走了之后,我们EDG缺中单,我现在身兼三职,打野、AD、辅助!”

“别说骚话,赵志铭,我在这边挺好的。”

“哎,行行行,你跟大舅子跑了,田野那家伙也跟羊驼跑了。你有他的电话吧?有他这个韩援收割机在,叫他照看着你这个聋哑少女也好。”

替补的日子虽然无聊,但是很甜蜜。
他和阵圣俊在基地附近租了套房,搬进去的第一天,那家伙买了一大束花,还有一堆好吃的庆祝。

“兮夜喜欢的花!还有兮夜喜欢的零食!”

“就这么点东西就想收买我啊SB AD”

只见阵圣俊拿出一个手办,苏汉伟顿时双眼放光!

“卧槽!EVA限量发售的!当时没抢到又没再版,你怎么找到的!?”

“拜托朋友到日本找的。兮夜,喜欢?”

“喜欢喜欢喜欢。”

“嘿嘿,我也喜欢兮夜。”

(我觉得此处应该有肉,可是我并不会写肉ヽ(´□`。)ノ)

兮夜窝在阵圣俊怀里昏昏欲睡,隐约听到那个人喃喃自语:“委屈兮夜当替补了,我一定要带着两人份的努力在比赛中表现才行,要让兮夜过上更好的生活!更加开心!”

最近mystic训练比以往更加刻苦了。
兮夜早上睁开眼都看不到阵圣俊的睡颜,他总是第一个到训练室,最后一个离开。
队友和教练都发现mystic在比赛时打得更凶了,表现出来很强的carry能力。

但这毕竟是五个人的游戏,队伍整体实力就不强,没有队友的良好保护,mystic也无法做到最大化的输出。

结果到了合同期,也没有取得好成绩。
在LCK的竞争比LPL更为激烈,而阵圣俊和兮夜年龄渐长。

阵圣俊果断决定转型成为赛事解说,而兮夜,则在网络平台里安心地当个小小的主播。
新手解说总是有特别多东西要学习,兮夜每天看着他拿着一大叠资料忙里忙外,自己却帮不上忙,很是心疼。

热恋期过后,俩人感情也逐渐回归平淡。

阵圣俊不再每天想着要怎么逗自家中单开心,反而因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。

深夜,阵圣俊回到家时发现兮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想悄悄把人抱上床,结果还没放下钥匙,兮夜就醒了,揉了揉眼睛,睡眼惺忪地问他:“饿吗?要不要吃东西?”

“我想吃炒饭,兮夜做的炒饭。”

兮夜趴在桌子上双手垫着下巴,看着眼前这个人狼吞虎咽地吃饭,目不转睛。

“兮夜,我以后回来晚了,不用等我,早点睡”
“嗯”
“兮夜,干嘛一直看我?”
“嗯?感觉…很久没有好好看过你了。”

阵圣俊学习能力很强,新工作很快就上手了,和前辈、同事们相处得十分融洽。

兮夜却发现,他回来得越来越晚了。
好不容易到了周末,逮到了这个人在家,忍不住问出口:“喂SB AD,你最近怎么回来得越来越晚了?”
“被前辈们叫出去。”周末正是补觉的好时光,阵圣俊翻了个身,就睡过去了。

苏汉伟莫名的有种被冷落的失望感。

事实证明,当这种感觉在心里扎根后,就会逐渐扩散得更大。

在完成直播后兮夜无聊得刷起了贴吧,一个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【大舅子跟女解说真是般配啊】
帖子里大量阵圣俊跟搭档女解说的截图,两人面带微笑很是开心的样子。在外人看来再般配不过了,甚至连苏汉伟自己都这么认为。

当初WE的双C已经被时间埋没了。。。没人记得。。

苏汉伟双手抱膝坐在椅子上,望着黑暗的房间,感到委屈。


“兮夜!兮夜!?你怎么了?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啊~?”阵圣俊把手伸到对方眼前才将发呆的人拉回来。

“嗯?怎么?你说刚才说了什么?”

“不认真哟,兮夜!我说啊!和我搭档的那位前辈推荐我和她一起解说XX比赛!下个月要出差!”

“嗯,要去几天啊?”兮夜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。

“两三天吧!”

…………

结果,阵圣俊一个星期后才回来。

兮夜看着Facebook上阵圣俊和女解说的合影,手上那枚戒指变得格外的刺眼。

换作是以前,他早就对阵圣俊发脾气了。
但是现在,他什么都没有了,他不敢。
他不敢质疑阵圣俊,不敢当面问他。

怕自己歇斯底里换来的是对方不再爱自己的答复。

两个人的生活,在逐渐脱节,合不上拍。






飞机很快就到达了上海,兮夜走的太匆忙,没有任何计划。
他在机场买了张新的手机卡,按下了好友的电话。

“喂!赵志铭!给你一个请我吃饭的机会!”
“兮夜? 吃什么饭啊!你要回来了?”

“我已经回来了。”

“什么?!你在哪?我去找你!”
“记得带钱包啊!”


“啊,好久没吃到火锅了!”
“难得我请客,多吃点吧。”
赵志铭不问他回来的原因,他也不说。
理所当然的蹭到赵志铭的房子里住。







阵圣俊回到家时天已经亮了。昨晚被一大群前辈叫去酒吧玩,一直不让他提前回家。
直到天亮才散场。

阵圣俊把早餐放到桌子上热好牛奶后,打算去喊兮夜起床。
推开门,床铺整齐干净。
走进洗手间,跟自己昨晚离开时一样,兮夜也不在这里。

难道他出去买早餐了?

阵圣俊打算给兮夜打电话。

“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………请稍后再拨……”

放下手机,阵圣俊坐在床边……完全搞不清状况的他无意间瞄到了床头柜上那枚小小的戒指。

是兮夜的戒指。

“嗡”的一声,脑袋一片空白,阵圣俊的心好像缺了一块痛了起来。

他马上站起来去检查衣柜,和平时不同的是行李箱不见了!!

兮夜…走了?…为什么啊?!!!

阵圣俊发现兮夜还带走了护照,于是马上打开家里的电脑,翻阅着浏览记录。

兮夜去了上海。

再往前翻,阵圣俊看到了自己Facebook还有贴吧帖子的浏览记录。

他顿然醒悟!

他以为拼命工作和前辈搞好关系能给兮夜带来更好的生活,但到头来却把兮夜弄丢了。

回过神来,阵圣俊也没考虑到现在还是大清早,马上拨打了领导的电话。
“喂,哥回到家了吗?我想跟你申请………………”



阵圣俊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上海,却不知道该从何找起。
只能问原来WE的老队友condi

“他回来了!?没联系我啊……不然,你问问赵志铭?”

他想起了赵志铭,一直以来和兮夜关系都很好,甚至比自己更早认识兮夜,两个人双排总是有说有笑的。
想到这,阵圣俊鼻子酸酸的,有点难过。

阵圣俊甩甩头,整理思绪,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找到兮夜最紧要。

他来到EDG,询问前台。
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俱乐部现在放假,队员们都回家了。”
“那请问一下赵志铭的住所在哪里?我找他有急事。”
“对不起,先生,这是个人隐私,我们不方便告诉您。”

在俱乐部碰壁的他灵机一动,通过Deft向田野要到了赵志铭在上海的住所地址。

阵圣俊到赵志铭家楼下时,刚好看到二人同行出门,有说有笑的。

兮夜正准备跟赵志铭去吃饭,突然一个黑色的人影就冲出来,挡在二人前面,是阵圣俊,满脸愁容,看得出最近状态不佳。

“兮夜!”
看到眼前的人,兮夜的笑容顿时僵硬,扯着还没搞清状况的赵志铭停下。

“大舅子?!诶!我们正要去吃饭!一起?”赵志铭说着很KY的话,但他心跟明镜似的,知道兮夜回来闷闷不乐是因为什么。

“啊!好!”阵圣俊听到邀请后双眼发光,恨不得马上就握住赵志铭的双手道谢:哎呀!太感谢了大兄弟。

而兮夜,正在心里给赵志铭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吃饭全程,三人都没怎么开口说话,阵圣俊刚想开口,兮夜就开始跟赵志铭说些什么强行岔开话题,见状,阵圣俊只能低头喝闷酒。

酒过三巡,赵志铭见吃得差不多,找了个借口离席,实则开溜了。

兮夜一直朝赵志铭离开的方向望,忐忑不安,不知如何面对从韩国追来的人。

见他喝个不停,兮夜开始打量着阵圣俊。这个SB AD好像瘦了不少,憔悴了不少。

回来有一段时间了,说不想念是假的。在韩国也经常看不见人,那个所谓的家名存实亡,自己也赌气一声不吭地走了。

想着想着,兮夜眼睛酸酸的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,自己都没发觉。
阵圣俊抬头准备再喝一杯时,发现自家中单哭了,不知所措:“啊!…兮夜!我错了!!你别哭!!我不该忙着工作冷落你的!!还有!还有那个女同事!我和她只是同事关系!我已经向上头申请了和男同事一起搭档解说!!!兮夜!我错了,原谅我好不好!?”

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…”听着对方这么说,兮夜也在反省自己,一直在乱想,恋人之间连最简单的沟通都没做到,眼泪哗哗的更停不下来了。

“唔!…”
阵圣俊突然就从座位中站起来,隔着桌子就亲上了兮夜。
“SB AD!”兮夜赶紧推开他,擦了擦眼泪。
“火锅味的兮夜。再哭我就亲你!亲到你不哭为止!”

兮夜吸了口气,正着身子,直视他:“阵圣俊,你听我说,一声不吭回来让你担心了,是我不对,但是!你冷落我让我非常非常不高兴!!!”

本想说得更加严重,但看着对面一脸可怜的大型犬,兮夜心软,终究没毒舌下去。

大型犬扑了过来,抓住兮夜双手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:“兮夜,原谅我了对不对?!兮夜老婆!亲亲~!”

“SB AD滚!!”兮夜手没能抽出来,就被塞入了一枚戒指。

是之前留下的戒指。

“戴了我的戒指,就是我的人啦!再也不许摘下来!”

“好好好。”

“不许再放开我!”

“好。”

“有什么事要跟我说!不许憋在心里!”

“好。”

“兮夜亲亲!”

“好…诶不对!不给亲!!嗯唔………”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
QwQ终于写完了,这个脑洞拖了快有一个月了…是心情不好的时候的产物……本来写了一半,可是后面就有些脑洞不足了,处理得不是很好…

每天要写好多题,没什么时间。

陆陆续续地写,今天把作业赶了,赶紧写完了。

_(:з」∠)_本来想虐一虐大舅子来着,结果也虐不起来。

希望大家喜欢。

以上。






评论(9)
热度(47)

© mayuyu | Powered by LOFTER